无限免费看黄软件

() “爱尔莎来了。”

人群一阵细微的骚动,爱尔莎脸色不太好的东西扔在桌子上,美眸朝着初筝那边扫过去。

爱尔莎此时才注意到初筝身上的变化。

她哪儿来的衣服?!

爱尔莎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个疑问。

随后视线一转,落在初筝脸上,眸底又闪过一缕暗芒。

她一直知道这死丫头长得不错,毕竟她那个母亲就有一种能蛊惑男人的容貌。

可是她之前没有露出来过,也没人发现。

此时露出来的容貌,让爱尔莎心中警铃大响。

“雪莱娅!”

爱尔莎还没找初筝麻烦,先有其他人过来找麻烦。

教室后门被几个女生堵住,领头的是昨天在洗手间被初筝折腾过的妮娜。

美艳长腿女郎寂寞下午

教室里蓦地安静下来。

探究、好奇、幸灾乐祸各种各样的视线,落在初筝这边。

初筝听见动静,手掌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看过去。

妮娜脸上干干净净,明显已经被魔法治疗过,此时气势汹汹,一副来找场子的架势。

妮娜娇呵一声:“你给我出来!”

初筝唇瓣微启,语调冷淡没有起伏的反问:“凭什么?”

凭什么?

她竟然问自己凭什么?

昨天她干过的事,她忘了吗?

妮娜看下班上的人,特别是爱尔莎的方向,妮娜忍着没将昨天的事说出来。

不然到时候被嘲笑的就是自己。

“我劝你识相点,跟我出来,不然没你好果子吃。”

她今天带的人,可不是昨天那几个。

“我出去也不会有果子吃,为什么要出去?”当我傻吗?

“……”

妮娜想不明白,这臭丫头哪里来这么大勇气,敢和自己叫板。

然而当妮娜对上爱尔莎看戏的眼神,灵光一闪,宛若突然间被打通任督二脉一般,觉得自己窥见了真相。

这个叫雪莱娅的臭丫头,一直是爱尔莎的狗腿子,她现在这么耀武扬威的,肯定是爱尔莎在背后指示。

加上昨天初筝无视了魔法攻击,更让妮娜觉得这个设想成立。

一定是爱尔莎给了她魔法道具,不然她一个废物,怎么能无视魔法攻击。

爱尔莎发现妮娜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后背微微挺直。

“爱尔莎,我一直以为你手段还算光明,我没想到你这么阴险。”

爱尔莎还在奇怪初筝对妮娜做了什么,结果妮娜就讲炮灰对准了她。

“你有病,我对你做什么了?”爱尔莎讥笑一声:“你不要在这里乱咬人,有病就吃药。”

“昨天的事,难道不是你指使的?!”

“……”昨天?妮娜被人瞧见鼻青脸肿,衣服还不见了那件事?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爱尔莎虽然觉得这事很好笑,但现在妮娜竟然将锅甩给自己,那可就高兴不起来了。

妮娜认定这件事是爱尔莎指使。

爱尔莎压根没做过,哪儿会承认,觉得妮娜无事生非。

正巧她在初筝那里受的气还没发泄,两个女人一点就着。

最后来找初筝麻烦的,变成了爱尔莎和妮娜的战场。

初筝撑着下巴,看着两个女人打嘴仗。

哎。

就不能直接动手吗?

为什么要吵吵。

大家都是美少女,能动手的事,绝不吵吵好吗?

……不是,小姐姐,你给我解释下,这句话前后关系吗?

吵架影响形象。

……王者号顶着一脑门问号,难道打架不会影响形象吗?

不会,只要够厉害。

看,这就是有实力的好处。

……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

王者号怕初筝继续给它洗脑,不吭声了。

其实这两人并没有像菜市场大妈那样吵架,毕竟贵族小姐的想象还是要的。

两人就是你一言我一句的讽刺。

偶尔被激怒,也自能忍下去,端着架子,用更恶毒的话反击回去。

初筝看着那边‘吵架’的两个美少女,眸子转一圈,放下托着下巴的手。

手腕垂在身侧,银芒微闪。

此时两人就差把手指怼到对方鼻孔里,谁也没注意到脚下闪过的银芒。

就在此时,妮娜不知道是想伸手干什么,但是她还没碰到爱尔莎,爱尔莎就毫无征兆的往后面倒了。

爱尔莎摔在地上,桌子椅子倒一片。

“……”

死一般的安静后。

“我碰都没碰到你,你还碰瓷了?”

“你竟然敢推我!”

妮娜和爱尔莎的声音同时响起。

接下来如初筝所想,总算动了手,魔法在教室里乱飞。

爱尔莎是火系魔法师,而妮娜水系魔法师,水火不容,一会儿火焰,一会儿大水。

教室里一片狼藉,除了这两位主角,其他人都已经出去避难了。

结局就是,导师及时赶到,两人都被请到导师办公室去了。

导师让两人说打架的起因,妮娜这才想起来被自己遗忘的最初目的。

“爱尔莎指使她的人,在卫生间打人。”

“呵……”爱尔莎用魔法将衣服烘干:“你少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指使人打你了。”

“那个雪莱娅,她不是你的跟班?”此时没人,妮娜就不用顾及面子遮掩。

“和她有什么……”爱尔莎突然反应过来:“你昨天被她打了?”

妮娜脸色青了几分。

“她一个废物,你开什么玩笑。”爱尔莎宛若听见今年最好笑的笑话。

妮娜恨得牙痒痒:“谁知道你是不是拿了魔法道具给她,除了你指使她,她有这么大的胆子?”

爱尔莎:“……”

说不定她还真的有。

导师让两人先别说了,去将初筝叫了过来。

办公室里没其他人,妮娜和爱尔莎各自站一边,泾渭分明,空气里似乎还涌动着硝烟。

初筝进来,两人的视线同时看过来。

初筝视线微垂,谁也没看,平静的走进办公室。

“雪莱娅,昨天你是不是打了妮娜?”

初筝严肃的否认:“我没有。”不是我,别乱说!

妮娜顿时变了脸色:“你还不承认,我们那么多人亲眼看见的,你还敢狡辩!”

导师也道:“妮娜同学看见是你,你的意思是妮娜同学撒谎?”

面对导师的质疑,初筝依然表现得镇定:“她说是我就是我?证据呢?”

“我就是证据。”

“你是当事人,你说的话不能信。”

宝宝们,有没有月票呀~没有月票推荐票也要投一下呀!!筝爷的女人不能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