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app无限观看免费下载

() 小九报道的时间和初筝不一样,初筝大多数选快要天黑的时候去,这个时候景澜是比较安静的。

景澜也不知道是心血来潮,还是怎么,初筝过去,他不睡觉也不喝酒,竟然真的开始上课。

远古生物对初筝来说并不陌生,毕竟其他世界里,这些小虫子都是常识。

景澜对这些东西有很深的研究,初筝翻着书听他讲,有点根本不在书本和资料库里。

两人就这么‘和谐’的相处一段时间。

“这个送你。”

结束今天的课,初筝将一个盒子留下。

“这什么?”

初筝没吭声,拿着东西离开。

等初筝走了,景澜才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是一管淡蓝色的液体……

精神修复剂!

景澜抓着那管液体起身追出去,走廊上空荡荡的。

白色衣衣的静谧时光

景澜去按电梯,但电梯一直往下,他这一层没有别的电梯,景澜直接从安通道下去。

楼下有来往的学会,可是没有看见他想看的人。

“景澜,你干什么呢?”魏教授惊奇的看着他。

这个时间,他竟然在外面,今天吹的什么风?

魏教授还没想明白,余光瞥到景澜手里的东西,表情微微一变:“精神修复液?你哪来的?”

景澜眉头紧皱,没出声,拿着东西往回走。

“我跟你说话呢?你这哪儿来的啊?”

魏教授追上景澜,试图打听出景澜从哪儿得来的。

精神修复液稀少,不是因为没人能调配出它。

相反,精神修复液只要稍微学过的,都可以调配。

稀少的是它需要的材料。

“上次拍卖会去给你买来着,结果最后拍卖的竟然不是精神修复液!”

景澜回到办公室,将东西放在台子上。

魏教授还在旁边喋喋不休。

“你不用?”

“没用。”景澜道:“浪费。”

“但是可以缓解你的症状啊!”魏教授嚷嚷:“你不能总靠喝酒麻痹自己吧?这个虽然不能修复你的精神力,但是可以让你没那么暴躁。”

“我暴躁?”景澜眯着眼瞧魏教授。

“……”魏教授连忙安抚:“没有没有,你脾气好着呢,学院就你脾气最好。”

砰!

魏教授连忙去护那管精神修复液。

景澜一把抽走,将东西扔进需要他才能打开的生物保险箱里。

“你轻点!!”魏教授看得心肝直颤。

这可是几年都一定找得到的东西!!

景澜嗤笑:“普通的东西根本弄不碎它,你上学学的知识都喂了狗?”

“……”

脾气真好。

宿舍。

初筝把在游戏上的小九叫下来:“查一下机甲展会。”

“哦。”机甲展会是什么啊?

不懂不能问,得自己查。

小九屁颠屁颠的去查资料。

很快她就回来:“老板,机甲展会是各大机甲制造方牵头办的,差不多一年一次。而机甲除了军方可以大肆购买,用于军事活动,其余没有关系的平民百姓,也就是个人,想要购买一台机甲,只能在机甲展会上。”

所以机甲展会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场等待已久的盛会。

机甲主要用途还是作战,所以机甲大部分都被军队买走,而其余势力也会购买一些。

个人无权私底下购买。

想要购买,只能在公开的展会上。

当然‘个人无权私底下购买’这个条件,仅限于无权无势的人。

有权有势的你想让制造方,把机甲给你造成一朵花都是可以的。

小姐姐,从这里,我们体会到一个道理,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初筝冷冰冰的抠字眼:“有权有势。”

……

我不想和小姐姐说话,机机疼。

小九把能查到的,都总结一下,说给初筝听。

最后她好奇的问:“老板,你查这个干什么?”

初筝大佬语重心长:“去败个家。”

“……”

惹不起。

机甲展会还有段时间,初筝最近都跑拍卖行,高价收精神修复剂。

她价钱出得搞,拍卖行很乐意替她收。

不过这玩意毕竟稀少,有的人都是以防万一,不肯轻易出手。

初筝这么长时间也只弄到送给景澜的那一支。

“老板,老板,景澜老师在楼下耶!!”

翌日一早,小九拎着早餐,风风火火的上来。

“嗯?”初筝刚睡醒,声音微微有些低哑:“他在下面做什么?”

“等你。”

“……”初筝进洗手间:“你把他叫上来。”

“老板,这是女生宿舍……”小九嗫喏一声,对上初筝的视线,小九立即出门下去叫人。

“老师,请。”

景澜没进过女生宿舍,甚至是除了景家的女性,别的女性房间他都没进去过。

但是比起进女性房间,走廊上那些目光,更让景澜烦躁,索性抬脚进去。

整个宿舍以浅色系为主宿舍四周都是模拟屏,风格可以按照自己喜好调整宿舍里面摆的东西,应该都是本身就有的,简简单单,没看见多少私人物品。

“老板在洗漱,景澜老师你坐。”

小九有点怕景澜,此时离得远远的,将沙发让给他。

景澜视线只扫一圈,就收回来,坐到沙发上。

咔嚓

卫生间的门被推开。

女生从里面出来,可能刚洗完脸,脸上还挂着些许湿意,头发被她随意的拨在一边,领口略大,露出白皙的肩线,锁骨若隐若现。

“你找我?”

女生径直走过来,往他对面的沙发上一坐,又问。

“吃饭了吗?”

景澜没回答,将精神修复液摸出来,放在桌子上。

初筝抬眸看他。

“这东西对我没用。”

“哦,那给你玩儿。”初筝语气随意,好像那不是价值连城的精神修复液。她再问一遍:“吃了吗?”

景澜脾气再大,在初筝这轻描淡写的语气里,都有点不知该怎么发。

他闷声闷气的憋出两个字:“没有。”

“一起吃。”初筝邀请他。

小九见此,很有眼力劲的上前,将早餐铺开,香味瞬间散开。

每次小九都会多点一些……因为她吃得多。

所以三个人吃完足够。

小九拿上自己那份,识趣的进了房间,将空间留给这两个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