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直播软件大全

秋绮:“……”

秋绮离院门挺近,院门关闭带起的风,拍了她一脸。

“师妹……”院门关上也挡不住秋绮的声音,“我只是来给你送点吃的,你别误会。”

“不需要。”初筝冷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你快走吧。”

不然你可能就不能完完整整回去了。

初筝等了片刻,外面没了动静。

她让巨龙去瞧瞧,巨龙溜到门口看了一会儿,“她把东西留在外面了。”

初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巨龙‘嗯嗯’点头,觉得她说得非常有道理。

初筝没想到,接下来秋绮每天都来。

渐渐就有风言风语,说他们的白月光小师妹,不顾身上的伤,也要给初筝送东西,初筝还不领情,白瞎他们白月光小师妹对她那么好。

好像她不见秋绮,就是十恶不赦似的。

清新氧气型美女气质惊艳户外唯美摄影图片

初筝就莫名其妙。

秋绮自己要跑过来,她一定得见吗?

就算她是宗门的白月光,那也不是她的呀?

她凭什么要见?

不见就十恶不赦了?

那她要是把人套麻袋给打了,那不得下一百零八层地狱?

开始的时候初筝听见就算了。

大佬一般不和背景们计较,掉身价。

但听的次数多了,初筝也有小脾气。

后来撞见几个乱说话的,和他们单独pk了一下,闲言闲语顿时少一半。

流言变成了——

“初筝师妹好像比以前厉害了?”

“那天我看见了,她动手也太快了吧,好几个师兄都不是她对手。”

“我总觉得她好像变了。”

“冷冰冰的,不近人情,越来越像沧溟仙尊了。”

“我反正觉得她身上有种难以靠近的气质……”

“还有上次那只妖,是她一个人抓回来的。”

秋绮站在暗处,听外面的同门讨论,脸色变来变去,最后微微有些狰狞。

这些天她每天都去,可她没一次出来过,彻彻底底无视了她。

就好像她眼里已经没有她这个人了。

秋绮觉得事情不应该这样……

现在发展,让她有一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

叩叩。

初筝院子被人轻扣几下,有人过来通知她。

“初筝师妹,半个月后,我们要出发去无量宗,参加三宗大比,你做好准备。”

“我也要去?”

“是的。”

按照原主在宗门的时间,这件事应该轮不到她吧?

三宗大比是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

这样的比试有攀比之心,也有让门中弟子长长见识的意思。

除了这个,这比试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赢的一方,会接管一处秘境,里面的资源丰富,三大宗就是每三年靠比试结果,拿到秘境的管理权。

管理权不是独占权。

另外两大宗门,依然可以进去。

只是进去的时候要受管理宗门的限制,而管理这一方,自然就会方便许多。

万极宗已经有六年没拿到管理权了。

万极宗这些年一直在走下坡路。

如果不是有一个普通百姓都耳熟能详的沧溟,估计万极宗的门面会更难看。

这次大比要是再输,那就要凑齐三轮了。

俗话说,好事不过三。

之前宗门就在遴选参加的弟子,可没她什么事,这会儿突然来通知她……

初筝不知道谁把她安排进去的。

“他们可能是发现你挺能打?”巨龙在旁边猜测。

“有可能。”初筝一本正经地点头。

巨龙好奇:“那你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初筝无所谓,反正在哪儿都一样,没一个能打的。

初筝从其他弟子口中得知秋绮也要去。

所以这半个月,秋绮没再来找她联络感情,而是修炼去了。

初筝每天躺着晒晒太阳,出去溜溜弯,一副老年人养生的做派。

半个月后。

初筝到主峰的广场上集合。

她去得不算早,大部分弟子已经到齐。

“她怎么也要去啊?”

初筝一进去,立即引起不小的骚动。

“不是吧……”

“初筝师妹其实挺厉害的。”

“她?”有弟子不屑,“她上次御剑都学得马马虎虎,差点掉下去,她厉害什么呀?”

原主的天赋一般,修炼速度远不比这些千挑万选出来的弟子。

所以原主被沧溟收为弟子,肯定是惹人不满的。

“她别是去给咱们丢脸的。”

“话不能这么说吧,上次她可是自己抓到的那只妖。”

“那只妖之前不是已经受过伤,她就是捡了便宜而已,你们还真以为是她抓的。”

“就是,她凭什么也去啊,我们可都是比试后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名额……”

说话的弟子忽然停下。

初筝站在距离他半米远的位置,眉眼冷淡的看着他们。

背后议论被人抓个正着,是个人都尴尬。

“怎么不说了?继续。”

“……”

“有什么话,当着我的面说。”背后哔哔算什么!!

几个弟子哪里还敢说,赶紧散了。

正好沧溟和宗主一起从天上下来。

同沧溟一起来的还有秋绮,她被沧溟带着,落在高台上。

秋绮和沧溟一样,穿的白衣。

白衣不是万极宗的弟子服,也不是亲传弟子服。

但她这么穿没人说什么,大家就认同她可以穿。

秋绮往下面看,准确找到初筝的位置,初筝正偏头看着旁边,那边并没什么东西,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秋绮本想让她看看,她回来了,站在师父身边的人,只会是她。

可是初筝从始至终就没看过台上,秋绮炫耀了个寂寞。

“都到齐了吗?”宗主扬声询问。

“宗主,都到齐了。”

宗主这才开始讲话,“这次去无量宗,大家不要压力太大,尽力就行。”

可能是前面六年连输两轮,宗主已经放弃治疗。

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就当是去涨涨见识。

赛前总动员,宗主讲完还有长老,几分钟能给拖成一个时辰。

等大家说完一轮,沧溟就简单明了,两三句说完,直接出发。

宗门准备了一艘飞船,所有弟子陆续登船。

“初筝师妹,你和我们一起吧。”秋绮找到机会,叫住初筝。

初筝拒绝得干脆,“不用。”半路没忍住把你踹下去了那不就麻烦了吗?

秋绮:“……”

前面有个bug,秋绮应该叫初筝师妹哈,初筝比她晚入门,已经改过了。

xiazaitx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