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直播回家地址

“你认识这个吗?”初筝露出手腕上的游戏手环。

陆丰泽瞳孔眯了眯:“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是什么?”

“繁星游戏第一个手环成品。”陆丰泽似乎只是奇怪手环出现在初筝手里:“它怎么会在你手里。”

全息游戏用手环得匹配头盔使用,体验感比不上游戏舱。

不过大众的选择自然是性价比高的手环和游戏头盔。

因为游戏舱太贵,注定只能是少部分拥有。

所以最开始做的就是游戏头盔。

那个手环是第一个成品,有纪念意义,所以后来也一直是星辰在使用。

初筝严肃的点头:“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星辰要把这个东西寄给我。”

毕竟她都不认识这个人。

突然就给她搞了一堆麻烦……算了,看在小东西的份上,先忍忍。

贻笑大方绝色佳人笑起来好迷人

“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吗?”

陆丰泽:“没有,就是个游戏手环。”

手环是用来绑定身份信息的,不像别的公司,绑定的是游戏头盔,没有手环。

想玩游戏就有些麻烦,得带上自己的游戏头盔。

繁星公司这个技术独一无二,所以在市面上才能傲视群雄。

陆丰泽觊觎星绝的威胁,他知道的都老老实实回答了。

从地下室出来,初筝问星绝:“陆丰泽说的,你信多少?”

星绝摇头,他也不知道陆丰泽说的有多少真,多少假。

毕竟他失忆了……

就从他们现在的线索结合起来看,陆丰泽说的似乎都是真的。

星绝:“那句话应该是真的。”

创造者不是上帝,是灾难。

可是这话什么意思?

星绝:“宝宝,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初筝:“不知道,我又不是你哥。”

谁知道星辰想用那句话表达什么。

也许就是像陆丰泽说的那样。

从字面上理解,就是繁星计划可能会带来灾难,创造者,指的就是他们这些研究的人。

初筝也大概理解这个计划,从她的观点来看,这个技术实现,有好处也有坏处。

“叔叔。”星桥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打断两人的谈话:“师父。”

初筝:“你来得正好,那张照片你有带着吗?”

“什么照片?”星桥不解。

“在星家庄园,你给我看的有你爸的那张。”有陆丰泽的合影照片那张,上面除了星辰,还有一个人。

星桥虽然不解,但还是酷酷的点头:“带了。”

“拿来我看看。”

“哦。”

星桥去13号拿相册。

初筝翻到上次她看过的那一张,指着陆丰泽旁边那个人问:“这个人是谁?”

星绝这个失忆人士,肯定不认识,所以初筝都没问他。

星桥看了两眼,摇头:“不认识。”

初筝:“……”要你有什么用。

星绝忍不住了,小声道:“宝宝不问我吗?”

“你知道?”

星绝眸子里带着光,笑着点头:“嗯。”

初筝狐疑的看他两眼:“你恢复记忆了?”

“没有呀。”星绝无辜的摇头:“我只是见过他的资料。”

“哦……”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是她想多了吗?“他是谁?现在在哪儿?”

“他死了。”

繁星游戏是星辰大学的时候就想做的项目,不过他身为私生子,可动用的资源和资产有限,根本支撑不起这个项目。

后来星辰进了公司,有了一点基础。

那个时候他已经有一个粗略的团队,这个人就是那个团队的很重要的一员。

后来星绝上位,给星辰升职,提供资金,还把游戏公司给了他。

星辰这才彻底将这个项目立起来。

这个人是怎么死的资料上没有写,只写了已故,时间是在陆丰泽离开之后。

“也就是说这个项目,最重要的三个人,两个死了,一个被排除在外……”

初筝看他。

星绝无辜的回望。

片刻后,他抿下唇:“宝宝,你怀疑我?”

项目核心负责人,两个死了,一个被踢出局,最后得益的就是星绝这个后面掌控这个计划的人。

“没有。”初筝否认,并迅速转移话题:“我得去查我的事,你自己慢慢查,有问题再找我。”

星绝却不打算就这么揭过:“宝宝,如果真的是我做的,你会怎么办?”

“是你做的吗?”

“我不知道呀。”星绝把‘我失忆了’几个大字写在脑门上,特别的无辜。

“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初筝捏下他的脸:“我要的是你的人,不管你做了什么,都没关系。”

“宝宝你三观不正。如果真的是我干的,那我就是个坏人,你这是纵容。”

初筝理直气壮的说:“我的三观是你,我就纵容,怎么了?”

星绝心跳‘咚咚’的加速跳起来,睫羽颤了颤,轻声唤:“宝宝……”

声音低低的,带着点意味不明的调子,初筝知道他这么叫自己代表什么。

初筝扫一眼还站在旁边的星桥。

星桥:“……”我就是个冷漠的工具人,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

当然最后碍于工具人在场,并没有发生不该描述的事。

“宝宝,你真的不怕我是坏人吗?”

“能有多坏?”初筝不太耐烦,又安抚一句:“我能把你捞出来,别怕。”

星绝:“……”

怎么听这意思,他都要进去了呢?

星绝可能有话要问星桥,顺便把他给带走了。

本来想带初筝一起走,可惜初筝还有事要问陆丰泽,拒绝了他的邀请。

“主人主人!!”

机器人骨碌碌的滚过来,撞到她脚后跟停下。

“嚎什么?”

“主人,人家有新发现。”机器人气呼呼的:“你什么态度,我不告诉你了!”

初筝:“……”

初筝把它拎起来:“什么发现。”

“你那么凶……别晃被晃,头晕,我说我说。”机器人嗓门极大的嚷嚷:“我发现这个。”

机器人在空气里投出来的资料,是上次看见的那个符号。

“这是一种文字。”机器人奶声奶气的道:“这个的意思是神秘、未知。”

“……”

机器人没了声。

初筝:“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机器人叉腰:“你放人家下去!讨厌!!”

初筝松手,机器人砸在地上。

柳重听见动静,从旁边看过来,心底感叹机器人的质量真好。

不管怎么砸都没见半点损伤……当然机器人认为它的损伤很大,并跟初筝抗议。

背景架空,内容虚构,不要代入现实。

fpz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