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最有名的几部

() 初筝还没来及去找对付妖灵的玉片,就被一个弟子叫住。

“小师姐,宗主叫您过去。”

“何事?”

“……不知道。”那弟子摇头,并迅速跑掉了。

初筝心底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宗主叫她……

不去不太好。

于是初筝带着妖灵过去了。

初筝还以为这连个身体都没有的玩意不会怕,谁知道刚走到宗主房门外,妖灵直接就不见了。

这不还是怕吗?

我现在冲进去告诉宗主,有个妖灵跟着她,宗主能不能逮着它……

初筝想想这货被逮住,她还得花时间来辩解叶络的事,最后忍忍,算了吧。

做个好人。

清纯美丽的轻私房写真

初筝进去才知道,之前在镇子上遇见的那个弟子,回来就告了状。

说她仗着自己身份,欺负人。

那弟子是宗主这边的人,告状简单容易,所以初筝现在被叫过来。

宗主坐在高位,看不出来情绪。

“初筝,你和同门弟子起了冲突,可有此事?”

宗主语气还算好,是在询问她。

这孩子跟着他长大的,宗主怎么也会有点心软和私心。

“没有。”初筝张口就否认。

宗主:“那为何有弟子说你欺负人?”

“我花灵石买的药草,他上来就要拿,哪儿来的理?”初筝道:“宗主如果觉得我毁自己买的东西,不免费给他,是欺负人的话,那我也没话说。”

初筝语气不紧不慢的,却言简意赅的将整件事说清楚了。

“有这回事?”

那个弟子只说初筝仗着自己师姐的身份欺负人,加上这段时间,他也听到不少风言风语。

宗主难免会有些疑虑。

初筝煞有其事的点头。

就是这样的!

现在他还恶人先告状!

这点小事其实轮不到宗主亲自管,可坏就坏在初筝是他带大的,还是东凛仙尊的徒弟。

东凛仙尊一言不合就闭关,除了他管,谁还敢管?

哎。

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去东凛那边。

现在搞成没人管了……

宗主头疼的让人去把那个弟子叫过来对质。

初筝平时闷不做声惜字如金,那是她懒得说,真的到这种需要说话的场合,她那语速和逻辑,还真没人能说过她。

那弟子还没说两句,就被初筝压回去。

被欺凌的一方,变成想要强抢药草。

“我没有……”那弟子摇头:“我没说不给灵石。”

初筝:“你也没说给,上来就要,那不就是抢吗?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想的?”

“……”

弟子涨红着脸,憋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来。

最后那弟子道:“弟子……弟子也是为叶师妹,有些心急。”

现在他也知道之前是自己冲动了。

只不过当然他一心想的叶师妹,压根没想那么多。

“好了,不是什么大事,都是同门师姐弟。”

宗主说了两句,让那弟子先出去。

“筝儿。”

初筝站好,等着宗主后面的话。

宗主却没说话,从上面下来,抬手拍了拍她肩膀:“你也该收敛收敛了,好好修炼,别再胡来。”

初筝唇瓣动了下,没应声。

宗主也没再多说:“回去吧。”

天净峰。

那弟子出来后,直奔叶络这里告状。

“叶师妹,小师姐怎么就那么狠心呢?”那弟子愤愤不平:“她宁愿把紫绮灵草毁掉也不给你。”

叶络闻言,没有露出任何不满来,只是温言细语的说:“师兄,我没事,让你费心了。”

那弟子继续不平:“师妹你不生气吗?”

“师姐她……”

叶络顿了下,脸上流露出几分为难:“师姐她没有恶意,而且我也不是很需要,我真的没事,麻烦师兄了。”

那弟子还想说什么,被叶络岔开了话。

不过叶络这边不让说,那弟子暗地里编排,很快就把初筝的恶毒形象又提升不少。

叶络人缘有多好,就有多少人对她指指点点。

“我去帮你吃了他怎么样?”

妖灵飘在空气里,兴奋的和初筝建议。

初筝在旁边的书架上翻找,闻言,抬眸扫它一眼:“你去啊。”

妖灵:“……”

不是,你这人咋肥事。

怎么不阻止我呢?

不过我就喜欢你这么坏的人……嘻嘻嘻。

初筝被妖灵突然的诡异‘嘻嘻’声惊出一身鸡皮疙瘩,赶紧拿着书离开。

妖灵在原地不知道意淫了什么,等它回过神,初筝早就不见了。

妖灵正想出去,就见外面有人进来。

它原地来回转动下,飞快的藏进一个角落。

“醒醒!!”

“快醒醒!!”

“着火了!!”

妈的又踏马要败家了吗?!

初筝睁开眼,看见的是飘在她上头状似蘑菇的妖灵,阴森森的。

初筝:“……”

初筝抓着旁边的被子直接砸过去。

有病啊!

大晚上在这里瞎嚷嚷。

吓死我了。

妖灵没有实体,被子穿过它身体,落在地上。

妖灵扭了扭,有点幸灾乐祸:“你扔我,一会儿不还得你自己捡回来吗?”

“……”

滚!

马不停蹄的滚。

妖灵飘到初筝那边:“你猜我今天看见什么了?”

初筝语气冷漠:“关我屁事。”

她躺回去,闭上眼,不搭理妖灵。

妖灵不乐意了,在她耳边嚷嚷:“哎,你别睡啊,听我跟你说。”

初筝侧身。

很想拉被子,可想想被子被她扔了,只能忍着不动。

妖灵立即飘到那边,魔音继续灌耳。

“我刚才听见有人说,要在你们宗门大会上搞事情。”

初筝闭着眼,躺了几秒,缓慢睁开眼:“搞什么事情?”

“嘻嘻嘻……”

妖灵幻化出两个脚来,盘腿坐在初筝旁边,嘀嘀咕咕的和初筝说他听见的。

宗门大会还有半年。

这是宗门的盛会,也是年轻弟子们的考核。

初筝听完八卦,又倒回去。

“哎,你就不做点什么?”妖灵托着下巴,烟雾形成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初筝。

“做什么?”

“有人要搞事情啊!”现在你不应该赶紧去告诉宗门的人吗?

“又不搞我,关我什么事。”我就是想听个八卦而已:“你再说话,我就弄死你!”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