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乐美iOS入口

南溪刚吹嘘杨显的时候,杨显自觉的自己就像南溪说的那般年少有为,但当玖玖一句话拆穿之后,杨显面上火辣辣的烫。

不过好在玖玖只说那一句话就没有再说,只是低头专心吃着饭。

看着玖玖那娇艳的模样,杨显心里一阵火热,本来还怀疑玖玖是不是故意让自己难看的玖玖瞬间觉得,表妹生的这样好看,应该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吃饭时杨显只顾着看玖玖,丝毫没有多出一点儿眼神看碧莲。

这让自觉的自己已经是杨显的人,且自己与杨显迟早要成婚的碧莲很是的委屈。

明明自己跟杨显才是天生一对,如今却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杨显只能娶玖玖,而自己这个本应该是杨显妻子的人,却只能委委屈屈的当妾侍。

想到玖玖刚才给自己的难看,碧莲越想越是难过,等到晚饭结束,碧莲一双眼圈都是红彤彤的。

碧莲现在年纪小,虽然有些心思,但她的心思在南溪面前就像一张纸一样透明。

更何况她直勾勾的盯着杨显的模样丝毫不加掩饰,南溪又没有瞎,哪里看不出这个丫鬟是看上自己儿子了。

南溪到没有觉得自己儿子跟碧莲这个丫鬟有什么关系,她就是很纯粹的觉得这个丫鬟看上杨显,想要勾引杨显。

要是没有自己想拉线玖玖跟杨显的事,让杨显收一个丫鬟并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自己想要拉线玖玖跟杨显,玖玖身边的丫鬟却在勾引杨显,当真是个没规矩的狐媚子。

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

南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碧莲。

但碧莲只顾着伤春悲秋,难过自己被玖玖如此对待,难过自己喜欢的男人要娶一个欺负自己的女人,难过自己男人在自己被欺负的时候非但没办法保护自己,反而要跟自己撇清关系。

碧莲觉的心都要碎了。

碧莲错过了南溪那恶狠狠的视线,但一直盯着南溪的玖玖却感受到了南溪对碧莲的不喜,不厚道的在心里笑了声,低头继续十分认真的吃饭。

吃完饭,玖玖主动提出自己困了,要回去休息。

南溪刚才丢了人,自然不会主动留下玖玖。

而南东北跟李桂琴刚才看清楚了南溪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亲人,对南溪的态度也淡了许多,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宝贝女儿跟南溪这个心思叵测的亲戚有太多感情,也就允了玖玖。

玖玖要走,碧莲自然要跟着。

相较于玖玖潇洒的转身,碧莲则是眼神幽幽的看着杨显,依依不舍的离开。

因为杨显一直看着玖玖,自然也接收到了碧莲那幽深的视线。

虽然感受到碧莲的幽怨,但杨显也只是淡淡的别过头,明显不想让人看出他们的关系。

碧莲再次被伤的红了眼圈。

而更让碧莲难过的是,玖玖回去之后,丝毫没有体谅她,继续让她忙东忙西,伺候她洗漱,伺候她睡觉,甚至连晚上守夜的事情也让她去做。

碧莲被南湘当成人习惯了,真把自己当成大小姐了。

丫鬟,可不就是伺候人,帮忙守夜的吗?

碧莲丫鬟身子小姐心,她又不能将自己的委屈宣之于口,只能在心里憋着。

人一旦憋气,就容易上火。

正值青春的女孩子上火了,就容易长痘痘。

第二日,碧莲脸上就冒了好几个痘痘,红红的,倒是不怎么疼,就是看起来有碍观瞻。

碧莲知晓自己身份卑微,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这张脸蛋。

碧莲也顾不上心里的火气,便去找玖玖要药膏。

这药膏是皇上赏赐的。

皇上对南东北一家极好,逢年过节总会记挂着赏赐一些东西来,从先皇到现在,金银财宝之类皇上自己都赏赐腻歪了,前段时间皇上突然想起南东北家里有一个姑娘,便特意上次了一大堆美容养颜的药膏,据说很多在宫内都是限量供应,但却直接十几瓶十几瓶的给南湘送来。

南湘天生丽质且现在年纪还小,自然姿态便已经足够美丽,自然用不上那些香膏,那些香膏自然就放到了库房里落灰。

碧莲倒是有心想要用,但她一个奴才,主子都没有用过,她只能在心里惋惜南湘暴敛天物。

但现在。

她的脸上生了一个损毁她容颜的痘痘,在她想要笼络住杨显的关键时期,这个痘痘的出现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

碧莲也顾忌不上玖玖没用自己要用这事了。

正在让白莲给自己梳头发的玖玖听到碧莲的请求后,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而白莲更是因为太过吃惊而扯断了玖玖几根头发。

玖玖吃痛的发出‘嘶’的吸气声,一边摆手示意白莲自己没事,一边看着脸上冒了几个痘痘办如丧考妣的碧莲,开口,“那药膏是皇上赏赐给我的。”

言外之意就是,那是我的东西,你一个奴才,有什么资格用这?

白莲憨厚都听出玖玖话里的意思了,但碧莲却听不出来,只是跪在地上哭着说,“小姐曾同奴婢说过,你从小便孤身一人没有姐妹,说奴婢就跟您的姐姐妹妹一样,这膏药是死的,人是活的,再者奴婢只是用一点,并非全要,小姐如今推三阻四,是不把奴婢当姐妹看了?”

碧莲这话听的白莲都有些不好意思。

你一口一个奴婢的,很明显你跟小姐的身份是天地之别,你却想让小姐把你当姐妹看待,当真是痴人说梦。

玖玖也被碧莲这话给逗乐了。

且不说那物件是皇上赏赐,即便是南湘自己都舍不得用,碧莲哪有脸一开口就想要一瓶的。

再者,主子说把你当姐妹看待,主子愿意,你便是姐妹,这是主子给的恩典。

若是主子不愿意,你依旧是那任人践踏的泥巴。

再者,南湘倒是真的把碧莲当姐妹看待了,但结果呢?

南湘被她跟杨显给害死了。

与虎谋皮这事做过一次已经够傻了,哪敢再来第二次。

碧莲口口声声称自己奴婢奴婢,但那语气可是硬气的不的了,似乎玖玖要是不给她用那药膏就是玖玖的违背誓言一眼。

啧~

一个低贱的奴才想要用誓言这套来让主子屈服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也不怕主子恼羞成怒收拾她?

fpzw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