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安卓

这世间,有太多的人间不得意。

无论是盖世巨擘,亦或是凡尘百姓,都有各种各样的苦恼。

比如林荒此刻在想着,何时该步入武王境界,怎样在三宗六府的漩涡中脱身,又什么时候能见到自己的母亲。

宋长陵在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天下太平。

唐小柒想着,明天林荒哥哥会给自己买糖葫芦吃吗?

而林荒望着前方匆匆行走的黑瘦少年,思考着后者此时在想些什么。

想步入武道?

把另外几个少年打趴下?

还是……见到自己那个不要自己的母亲?

林荒微微一叹,不紧不慢的跟上了后者的步伐……

走了莫约半刻钟后,林荒忽然顿住了脚步,望着前方的黑瘦少年,一时间陷入了沉思之中。

半刻钟的时间,两人围着四通八达的街巷绕了三圈半,以致于林荒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地方。

少女心爆棚可爱女生手捧白色气球游乐园写真

林荒眉头微皱。

作为一个武者,不应该迷路,不应该忘记自己在什么地方才对。

而现在,跟着黑瘦少年走了半刻钟后,他便已经忘记来路怎么走了。

这样的情况,只有一个解释。

这里,有着一座天然阵法,以街道和巷子构建而成的巨大迷宫阵。

林荒望着前方黑瘦少年熟稔的样子,快步跟了上去,或许后者自小出身在这里,天生能在迷阵之中来去自如吧。

莫约又半刻钟后,黑瘦少年忽然钻进了一座酒楼之中。

林荒抬头驻足,神色忽然愣住了。

那是一家落魄的酒楼,似乎因为年代的久远,使得整个酒楼外的木板已经失去了原本颜色,显得格外的老旧。

酒楼有四层,倒是有点儿高。

不过林荒从四周的人流便可以断定出,酒楼的生意定然是极为的冷清。而且,酒楼的大门还是虚掩着的,看来更是没有客人了。

而就是这样老旧破烂的酒楼,却有着一块看上去很是光纤亮丽的匾额,像是刚换上去的一样。

匾额上,三个大字隽秀,充满了柔和的暖意,让林荒愣在原地。

春风楼!

不多久,林荒又看见了那个黑瘦少年,只见他肩上扛着一架梯子,搭在了楼板上,然后端着一盆水,肩上有着一块白帕。

随后,黑手少年抓着浸水的白帕,顺着梯子爬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匾额,格外的一丝不苟。

林荒脚步挪移,随后出现在了春风楼的正前方。

酒楼大门两侧的巨大立柱上,有着两句诗,已经失去了当初写下时的鲜艳,变得斑驳破烂。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林荒开口,呢喃着柱子上的诗词,只感觉到一种岁月消弭,物是人非的沧桑。当年的年少意气,尽数化作流水而去……

而在那立柱开裂的缝隙中,各自插着一株桃花,显得格外的鲜艳。令得有些死气沉沉的春风楼,多出了一抹春意与温暖之色。

黑瘦少年低头,望着楼外的林荒,眸光微亮,随后开口道:“可是要吃饭?春风楼已经好久没有开张,现在只有酒了!”

林荒抬头望着黑瘦少年,点头笑了笑,“那就只喝酒!”

随后,林荒抬脚走入了春风楼中。

梯子上的黑手少年机械的擦拭着匾额,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后很是麻利的下了梯子,追着林荒而去。

进入春风楼后,林荒四处望去,楼中空无一人。

环境简朴,却打理的极为干净。

只可惜很冷清,一丝烟火气息都感受不到。

“来客人了……”

就在此时,酒楼柜台后面,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林荒上前走了几步,方才看见柜台后方还有着一位糟粕的中年坐在轮椅上,身形佝偻,头发掺白而蓬乱。

后者抬起一张略有皱纹的面庞,对着林荒友好的笑了笑,目光深邃,却让林荒干感受到真诚与柔和,似乎中年人的眼中有着阳春三月。

“春风,快去备酒!”

中年人望着火急火燎冲入酒楼的黑瘦少年,笑着道。随后中年又是对着林荒挥了挥手,笑道:“身子不方便,小兄弟见谅。暂且找个地方先坐一下,酒菜马上便好!”

林荒身后,那黑瘦少年哦了一声,随后一头扎进了后院。

林荒则是一动未动,就站在中年人的身前,盯着后者,神色怔然……

“小兄弟还有什么需求吗?”

那中年略有疑惑,抬头笑望着林荒。

“咳咳……”

林荒忽的咳嗽了两声

,随后摆了摆手,声音略显的嘶哑,“没事儿,没事儿!”

说着,林荒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坐在空荡荡的酒楼中,林荒等待着酒的到来,张目四望,仔细打量着四周,最后还是落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后者蓬头垢面,面带着皱纹。

招待完林荒后,中年掌柜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悠闲,坐在轮椅上,微闭着双眼,嘴中哼着歌。

歌声挺好听的。

不过一听内容,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歌谣。

“小娘子,白啊白,纤纤玉手白如雪小娘子,扭啊扭,细细腰肢扭春风小娘子,笑啊笑,满面娇颜笑桃花小娘子,翘啊翘,身前凶猛翘荷尖!”

“大爷我酒醉人不醉,小娘子……可敢来陪我睡?一醉啊,解千愁。一睡啊,不知愁!”

……

不多时,黑瘦少年便是端着一壶酒麻利的跑到林荒桌前。盛放着酒壶的木盘上,还有着两个刚烤出来的红薯,显然是黑手少年额外赠送给林荒的。

林荒对着黑瘦少年笑了笑,却又是让黑瘦少年脸色一红,显得很是拘禁,有些慌乱的离开。

随后,林荒起身走到柜台跟前,对着中年笑道:“掌柜的,可愿与小子喝一杯?”

嗯?

那中年哼唱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睁眼盯着林荒,咧嘴笑了笑,“那就喝一杯,客观稍等!”

随后中年掌柜坐起了身,双手转动着轮椅的轮子,向着林荒所在的酒桌而去。

林荒跨步跟上,抓着中年身后的扶手,推着中年前行。

中年掌柜的神色一愣,身形略微一僵,随后也没有拒绝,爽朗的笑了笑,“身子不太好,麻烦小兄弟了!”

“腿怎么了?”

林荒开口,温声问道。

“没什么事请,它自己要断,我也没有办法”,中年爽朗的挠了挠头,笑了起来,“小兄弟,我这一双腿可断的太值了,它救了三条命呢”。

林荒的心中顿时一刺。

随后,林荒为后者斟满了酒,望着中年模样糟粕,而神色舒朗的样子,喉间发出的声音不禁有些嘶哑,举着酒杯道:“我来找一个人!”

“嗯?找人?”

那中年也是举起了酒杯,却显得有些疑惑,接着道:“酒楼中,已经很久没有生意了,而且来的都是些平民百姓,小兄弟到这里找人,可是找错了地方”。

林荒缓缓摇头,目光紧盯着中年掌柜,一字一顿道:

“他叫……李将夜!”

标签: